主办单位:菏泽市地方史志办公室
电子邮箱 用户名: 密 码:
 
 
大事记:2017年九月(第238期)
大事记:2017年八月(第237期)
大事记:2017年七月(第236期)
大事记:2017年六月(第235期)
大事记:2017年五月(第234期)
大事记:2017年四月(第233期)
大事记:2017年三月(第232期)
大事记:2017年二月(第231期)
菏泽史志微博
菏泽大事记
菏泽市方志馆
党政务公开
菏泽市志鉴库
更多>>
全部资料库
国务院地方志工作条例
国务院地方志工作条例
菏泽市地方史志工作管理暂行办法
  当前位置:菏泽市情网 >> 首页 >>当代人物


朱世勤

 
2014-12-30 17:23:28
更改字体大小:[ ]
    黄河犹如一条桀骜不驯的巨龙,历史上曾多次夺淮入海,在单县南部留下了一条宽阔的故道。故道边的一个村庄——姜李庄,村北矗立着当地政府建立的“抗日将领朱世勤纪念碑”,村东南屹立着“抗日将领朱世勤之墓”墓碑,向人们传颂着一个黄河汉子的爱国情怀。
    姜李庄是单县杨楼镇的一个村庄,隔黄河故道与安徽相望。
    1922年的一天,因父亲病故,18岁的朱世勤在母亲的带领下,和其他五个弟兄一起,从杨楼镇朱菜园村的老家启程,步行10多公里来到了外祖父所在的村子——姜李庄。
    朱世勤身材魁梧,喜好练武,臂力惊人。为了生活,他和哥哥、弟弟们在姜李庄东南2.5公里处的黄河故道里“安营扎寨”,六个小伙子凭着力气和勤恳,在荒草中开垦了140余亩耕地,建起了几间房屋,养上几头耕牛,过起了世外桃源般的生活。黄河故道地势较低,朱世勤把这片田园乐土取名为“朱坑”。
    “一直到现在,周边村民仍把这块土地称作‘朱坑’,只不过现在被安徽人耕种着。”近日,记者在姜李庄采访时,朱世勤的孙子朱德宽介绍说。
    1926年秋,朱世勤饲养的几头耕牛被盗,让哥几个一下子失去了主要生产工具。恰在此时,苏鲁豫皖四省边境崛起了一伙绿林武装,其头目杨德清劝朱世勤入伙。失去了耕牛的朱世勤感到生活无望,随即加入了这伙武装。
    朱世勤骁勇善战,团结弟兄,在杨德清病死后,他被推举为首领,人称“朱老大”。他采取“安内打外”的策略,要求部下不准加害本地群众,不奸淫妇女,不虐待“肉票”,严明纪律,杀富济贫。一时间,“朱老大”名声大振,仅一年多时间,他的队伍就发展起1000多人,拥有800多支枪。
    1933年春,韩复榘派人到单县招抚朱世勤,将朱部组成特别侦探队第四分队,任命朱世勤为分队长;1935年又任命他为鲁北水上保安副司令。
    抗日战争爆发后,朱世勤率部积极投身抗日事业,转战河北和山东德州、滨县、台儿庄等地,并为此多次英勇负伤。1937年12月10日,他率51人镇守滨县,日军百余人进犯,路经郎中河时被朱世勤部阻击。激战一昼夜,结果朱世勤部大获全胜。《滨县县志》称此战为“郎林战斗”。1938年3月,朱世勤腿伤未愈,拄拐上战场,奉命在南阳湖附近袭击日军右翼,支持台儿庄会战,并配合第三集团军会攻济宁。1939年初,日军岗野部进犯单县、成武之间的郜鼎集,他率部抵抗,接连打退日军两次进攻,一个团伤亡过半,终将日军击退。战后,八路军苏鲁豫支队与朱部联合召开庆祝大会,两部队文艺战士合作演出了话剧《血染郜鼎集》。
    1939年2月,济南、兖州日军进犯朱世勤部据守的成武县城。朱世勤亲临前线指挥作战,抗日将士个个英勇无比,冒着日军猛烈的炮火和飞机的轰炸,顽强抵抗。凶残的日军使用了毒气弹,我抗日将士一面避毒,一面作战,打得日军死伤累累,狼狈地败下阵去。
    日军首领岗野见硬攻不能得手,于是改变策略,企图诱降朱世勤。他在给朱世勤的信中说:“入鲁以来,与贵国军战斗多矣,迄未遇如此劲敌,希派员商大计,富贵可图也;否则皇军所至,玉石俱碎。”朱世勤看到劝降信后,冷冷一笑,立即派人复信一封,信中写道:“仍愿与贵军相见于疆场之上,济则地方之福,不济则以死继之,亦世勤之分耳。他何敢言!”朱将军以坚贞的爱国热情坚持抗战,绝不向日本帝国主义屈服,他后来被上级委任为山东第十一区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。以后,他的部队又因抗敌有功升级为陆军暂编第三十师,朱世勤任少将师长。
    不久,日寇调集重兵围攻我抗日军队,在艰苦的环境下,有些人产生了畏难、动摇的思想。朱世勤教育部下说:“大丈夫立身世间,应顶天立地。此时忠好分明,正吾辈肝胆涂地之时,应把最后一滴血洒在鲁西。”在他的说服鼓励下,全体抗日官兵勇气倍增,斗志昂扬,决心誓与日本侵略者血战到底。
    “爷爷朱世勤,行五,乳名‘五妮’;六爷乳名‘朱六虫’。大概是长辈们盼望他们健康长寿的意思。”56岁朱德宽年轻时常从村中年长者那里听说爷爷们的英雄壮举,“六爷是个闲不住的角色,和我爷爷一起参加了队伍。一上战场,哪里枪声密集,哪里就有他的身影。在成武保卫战中,六爷曾亲手夺下日军的一挺机枪,但当他挥舞着机枪向日军扫射时,不幸中弹牺牲。”
    1941年冬,朱世勤率3000人马进驻单县李新庄镇潘庄。为把潘庄打造成抗日游击队的根据地,他带领战士们高垒寨墙,修建掩体,又在东西寨门筑建岗楼,设置吊桥。
    朱部进驻潘庄后,日军曾多次威逼引诱朱世勤投降,但他不为所动。1942年5月4日晨,日军调集周边七县市的日军千余人,伪军五百人,汽车百余辆,坦克装甲车数十辆包围了潘庄,发动了单县抗战史上有名的潘庄战斗。
    面对日军的嚣张气焰,朱世勤决心与日军决一死战,与潘庄共存亡。他分兵防守,东西寨门各安排一个营的兵力。日军用炮向北、西两面猛烈轰击,一小时后,见朱部不撤,就向潘庄合围。由于日军兵力强大,潘庄外围又无险可守,战斗一打响,朱部外围部队就被冲散打垮,有的士兵不战而逃,致使潘庄形成了孤军无援之势。
    当日上午12时许,合围的日军步兵凭交通沟向寨围逼进,战斗异常激烈。西门被日军炮火轰塌,守门士兵伤亡大半,一度被日军突入,形势危急。朱世勤知外援无望,亲自到西门督战,并夺回西门,用火力把日军压在沟壕内,战斗一时处于相持状态。
    当时司令部的机枪班守卫西门,投诚的日军反战士兵大岛一夫看到日军进攻疯狂,就向班长请求让自己持枪射击。被允许后,他先用日语喊话,诱骗日军出沟。日军以为自己的人已攻进寨内,于是大批朝这边蜂拥。待他们走进有效射程时,大岛一夫端起机枪一阵猛烈扫射,把日军打倒一片。下午3时许,战斗空前激烈,大岛一夫已身中数弹,仍坚持不下火线,直到战死。
    战斗进行到下午,朱部官兵弹药殆尽。朱世勤命团长陈伯扬率部从北面突围,遭敌阻击。这时,东北风起,日军乘风向寨内施放化学毒气。朱部官兵没有防毒经验,很多人被毒倒,军心动摇,西门陷落。日军乘势发起总攻,朱部官兵节节后退,被压缩在寨中心。朱世勤见大势已去,随即率随从数人向东南方向突围。不料,在潘庄东南0.5公里处的郭庄村村后的一片麦田里,他被日军的子弹击中,当场牺牲。朱世勤殉国后,国民政府追晋其为陆军中将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(源自《牡丹晚报》 周 锋 )
打印本页   加入收藏   关闭本页  
 

关于我们  |  网站简介  |  联系我们  |   设为首页  |  加为收藏
2006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 5.0以上版本  1024*768 像素的浏览器访问
E-mail:heze@dfz.cn 电话:5310756版权所有:菏泽市地方史志办公室